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天地间万物,皆有生死,有其命运的轨迹。不是所有都能“寿终正寝”,不少的正在“英年早逝”!一场雪,华丽地将生命的多彩、热烈、绚烂演绎成了简单的黑白,正如开始和结束,生或死。这一切看似这样的完美,然而似乎哪里总觉不对。好像《上邪》中所述:“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首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寓意坚贞爱情诗中并不可能出现的事随着时间的推演成为事实。山无陵、江水枯竭河滩涸裂、冬时雷电轰鸣、夏雪还新鲜吗?于是长命绝衰,与君绝,成了一种生命形态的结束。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人可改天换地,为一界之主,实犹如蝼蚁、尘埃,微不足以道。哀怜,愧不自知、拒无悔改,恣意妄为、无休止地纵情淫欲肆意强取豪夺,惹得天公地母重抖擞,致病、致傻、致疯癫、致悲愤填膺、致自戕,亿万人流离失所、惨绝人寰、残喘苟活人世,成就了无以计数生命形态的开始。洪水猛兽,始于天灾,终于人祸,一切悲伤的根源、一切非正常生命生死轮回的元力只有“人祸”。天灾与人祸构成了生命存在形态的一种生与死的轮回,也成了调剂其它生命生死形态的一种单独存在和无以为继、自我疗伤时的藉口。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雪从来不懂人的快乐和悲伤,人赋之;人从来不懂门是自己关上的,反蔑之!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因循疲玩,生死交予他人,面对财狼猛兽,被圈养的牛羊,早已失去勃起反击的本领,等着被宰杀的死去,也是生命存在形态的另一种解释。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扁担舟摄影《生命的故事Ⅱ》

《生命的故事》

摄影&撰文: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7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