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林摄影《疫情中凉山拖觉镇》


拖觉镇,深处大凉山腹地,解放前曾是昭觉县石罗乡,现为布拖县辖三大重镇之一。彝族聚居的高寒山区半农半牧地区,也是目前彝族阿都文化保留最原始、最完整的地区。从布拖县城到拖觉镇的公路很好,约20公里的路程,一条宽敞的水泥路直达镇上,沿途随时可以散落在路边的彝族乡村,和驱赶着牲畜的彝族乡亲们。路边随时可见披着毡子坐在道边的彝族人,无论括风、下雨还是睛天,什么天气都如在艳阳天一样的信步在村庄、田野、马路上。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牧牛

拖觉镇不大,一条主街穿镇而过,沿街两侧布满着商铺,陈七杂八、人来车往很热闹,街道整齐有序,虽然有些陈旧,却难以掩饰小镇街头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和辛勤劳作的彝族人脸上的笑容。一派繁荣的景象,积极诠释着一个民族在恶劣的环境下的不屈和顽强地奋斗,这是一种民族向上的精神,更是一种自我的尊严彰显。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繁荣的拖觉镇集市

一路走,一路看,作为曾经国家级扶贫县境内及乌蒙山连片特困地区的核心区,如今已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在党和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帮助下,原来的土石堆垒起的土房子,现如今都变成了红瓦白墙的楼房。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春风中彝族人的播种

每年到了四五月份,正是彝族人春耕夏种的季节,虽然还处在新冠疫情时期,彝族的乡亲们并没有因为疫情的影响而荒废了对土地播种,家里稍大的孩子在父母的带领下,一起走向了田间地头,播种着明天的希望。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开荒的父女

【扩展阅读】位于布拖县境西南部离县城约20公里的拖觉镇,距州府西昌也只近百余公里,交通往来极其方便。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境内、乌蒙山连片特困地区的核心区。1992年由石咀、火洛觉、波浪三乡合并建拖觉镇。辖匪各、日拍、嘎锅、匪土鲁、阿省日达、保两姑尔、老鸠规、石咀、老吉、亚河10个村委会。近些年来,在党和国家重点扶助政策支持下,伴建有酿酒、粮食加工等乡镇企业。农业作物乌洋芋、荞麦、燕麦均已获无公害产品称号。尤其是附子(植物名:乌头,为毛茛科植物,母根叫乌头,为镇痉剂,冶风庳,风湿神经痛。侧根(子根)入药,叫附子。)更是荣获得国家地理保护标志的产品。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蹲坐街边的彝族男孩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大街上信步的彝族大叔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繁忙的拖觉路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彝族小姐妹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街道林立的拖觉镇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赖地的小姑娘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建设中的拖觉镇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鳞次节比的街头商铺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疫情下摩肩接踵的拖觉街头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街头上的母亲和孩子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拖觉镇街景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你好,小朋友!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唠家常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街市上的水果摊子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练摊的孩子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疫情中在家学习的孩子们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孩子们的游戏

袁林摄影《走近拖觉镇》

袁林与彝族放牛人在大凉山上

【注释】摄影家:袁林(阿凡达),研究生学历,四川创新科技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中国优秀摄影师,国际摄影家联盟(GPU)会员,四川省教育摄影协会常务理事,四川省民族文化影像艺术协会执行秘书长、艺术委员会专家委员,亚洲“一带一路”摄影大联盟四川分会副主席。

摄影作品获第27届奥地利特伦伯超级摄影巡回展金牌、2018第16届IPA国际摄影奖金奖、第12届法国数码四地巡回展金牌、第二届北欧四国国际摄影巡回展金牌、第四届保加利亚“索菲亚摄影起源”国际摄影展金牌、第四届克罗亚“2017VUKOVAR”国际摄影大赛金牌、新加坡狮城国际摄影巡回赛金牌、第十届PSA China国际摄影大赛金牌、2019亚洲“金丝路”国际艺术摄影大赛金牌、2019大中华“金华表”摄影奖、2019一带一路国家摄影"金丝路”金牌摄影师、2019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摄影大赛金牌、2020第二届“金华表”杯国际摄影大赛金牌、2020“疫情中的孩子”主题摄影展一等奖等众多国内外摄影金奖。作品参展2018“丝路驼铃”首届中国·奈曼国际摄影文化节、2018和2019平遥国际摄影大展、2019年第十四届黄山(黟县)国际乡村摄影大展,作品在中央电视台CCTV摄影频道展播。

摄影|袁林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39

打赏作者Ta的故事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