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一种想说却说不出的痛》


翻越觉巴山前,随身佩戴的星月在芒康过境检查时,莫名地断了,难免多些恐慌、紧张,一丝忧虑缠绕心间挥之不去,直至在大昭寺重新将其串好,才扫尽一路阴霾。此行一路向西,并未被祝福。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却信因果!眼所见,心所念,一次再一次的交集,一遍又一遍的寻找,那被遗落的一个又一个自己。而行走,只为相遇,了却因果然后离去!也许擦肩一颦轻笑,也许余生还请见谅,也许黯然注视无语不再打扰!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朝圣者

一路走过夏和秋,萍水相逢,感谢你却给我那么多!一座挨一座的崇山之巅,都是失去的雪,谁比谁雪白,谁比谁黝黑;一条邻一条的沟谷之间,都是流尽的水,谁比谁清澈,谁比谁污浊;一段接一段的旅途之上,都是逝去的人,谁比谁虔诚,谁比谁亵渎......多想留住一抹洁雪,多想拥抱几股碧流,多想遮挽半步足迹,可终究没敌过时间的侵袭,堆金积玉,各奔前程,何必拉萨!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转山的人

为何,要去拉萨!是去救赎,还是朝圣?或只是闲的蛋痛,而后贴上可以装逼的铭牌?又或是凭吊已死去的信仰?自古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从来不少尔虞我诈,“群雄”逐鹿钱财当道的时代,一路演绎着真真假假的悲喜剧,“天堂”于是成了商贩们最后叫卖的市场。花式百出的“徒步”直播、一人一狗浪迹天涯的、开着轿跑采访拉着板车同伙的、深更夜半国道公厕门口帐篷里嗲嗲闹着打赏唱着荤曲的姑娘......这一路,好不热闹!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拉萨街头

一个半月,独行驱车万余公里,7月22日零时抵达拉萨。只是未曾想,会被丢弃在凌晨三时,拉萨的街头,冷雨夜,独自徘徊!浑身上下淋了个透彻,倒是无意洗净这一路而来沾染的风尘,人也空灵许多,让生命的旅途中又多了一份感慨,一个关于拉萨故事。“忧喜聚门兮,吉凶同域。”福祸倚伏,皆因果!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大昭寺前小憩

走过的城池千百,路过的人千千万,有忘不了的回忆,有留不住的过客,也有暖不热的人心。爱与不爱非不爱,懂与不懂非不懂,只是无意在乎!离去的终将离去,哪怕咫尺;相依自相依,哪怕迢迢。少爷说:“去阿里吧,这样可以忘了拉萨......”只是西藏已不是净土,阿里亦无天堂!余生不长,无所谓缱绻,何必纠缠,只关在乎,那才是天堂!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购物的觉姆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生命之交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转经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街角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转动的经轮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多彩的头帕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大昭寺壁画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仰望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木如寺里的修行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色拉寺白塔下的信仰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色拉寺喇嘛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玛尼堆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布达拉宫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色拉寺外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转经者

《拉萨,一种想说却不能说的痛》

撕碎的梦

【扩展阅读】拉萨,古称“惹萨,藏语“山羊”称“惹”,“土”称“萨”。藏语中拉萨意为“圣地”或“佛地”,别称日光之城,今西藏自治区首府。相传大昭寺以前是一个很大的水塘,且形似一位躺卧的女妖,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在建造大昭寺的时候用山羊背土填塘,寺庙建好后,传教僧人和前来朝佛的人增多,围绕大昭寺周围便先后建起了不少居民,形成了以大昭寺为中心的旧城区雏形。同时松赞干布又在红山扩建宫室(即今天的布达拉宫),于是“惹萨”也逐渐变成了人们心中的“圣地”,成为当时西藏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摄影&撰文: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132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