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上里,前前后后来了三次,17年上里举办年猪节时第一次来,感触很深,被湮没在大山深处里古镇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和隆重的祭祀仪式所深深地感染,正如30年前江南过年的感觉一般,人很容易被带入其中,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驴友摄友很多,仪式活动当天古镇人山人海,“游年猪,舞龙舞狮,唱大戏”,很是热闹,混杂在人群中跟游行的队伍一起嗨,好不痛快!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二仙桥

19年年末,大凉山采风结束前往新都桥路过雅安又来了一趟,前后相隔两年的时间,古镇变化有些大!变化最明显的是韩家大院正对石桥旁的杨家饭店吊脚楼换了新装,虽然还保持原来的风格,却少古朴、和岁月的痕迹。古镇内街公共性标志、配套设施建全,多了很多新盖的民宿、客栈,一些知名度假公寓也已入住。如今的上里也在渐渐地褪去山中人家的本色,现代气息、商业化渐浓。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韩家大院里的思考

能否守住祖辈留下的东西与要填饱肚子向来是一对很难调和的矛盾!标准模式开发下的古镇最终将走向一个共同的结局:同质化严重(客群同质化、旅游产品同质化、旅游模式同质化);毫无特色的古镇旅游产品业态(清一色的义乌货);缺少土著烟火文化气息的人造古镇。国内不乏且有很多文化底蕴很好的古镇,但是真正能够做好的却寥寥无几。究其根本再好文化底蕴的古镇,如果没有当地土著人的生活延续和传承,就是个空壳。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石桥倒影

现在的上里还好,清晨古镇东、西两头石桥上的嘈杂声依旧;桥墩上抽着烟杆的老头子、静坐的老太太们依旧;村子里赶早来石桥上卖菜、买菜的人讨价声依旧......虽然有外来商业化的影响,还是喜闻乐见的样子,有生气,有浓浓的“土气”,是厚重的烟火气息。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遇见翁美玲般的女子

古镇不大,脚力好花一个小时可以绕着走完一圈,二仙桥到古戏台是古镇的中心一条街,大多数为民居,明清时期木结构为主要风格的建筑。街道呈“井”字布局,不是很宽,两边老式的吊脚楼铺面,贩卖的小玩意杂七碎八,本地特色的商品并不多,有雅安的茶和金丝楠制成的饰物倒是不妨多看一眼,遇到合适的捎着也得个好的念想。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画与鸭

作为四川曾经最繁忙的一条茶马古道、也是川茶北上唯一的一条茶马古道——夏阳古道上的驿站和交通要塞,上里遗留下来的“古迹”其实有很多,适合慢慢地寻,细细的品。周一到周五古镇上的人少,除了生活在本地和驻此写生创作的人外少有游客,古镇很静怡;周末来此休闲度假的人较多,相对较嘈杂些。(宋神宗熙宁(公元1068-1086年)到崇宁(公元1102至1106年)约40年间,是雅安茶叶易马的顶峰时期。当时,每年有100多万公斤干茶从名山县运出,经上里、中里,到芦山、宝兴、汶川,然后一边到陕西,一边到甘肃。全程由厢军和士兵共同护运,气势宏大。当时的“厢军”指的是地方军,“士兵”指的是国家军队。如此持续了70余年,南宋时北方失守,陕西沦陷,道路受阻,西北马市停顿,这条北上茶路最终中断。此后,易马转至南方,直到南宋绍兴十三年(公元1143年)结束。)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写生的学生

如想了解更多关于古镇的轶闻趣事,在石桥台阶上一坐,递根烟随便找位大爷聊聊,大爷可以唠上一个上午。诸如:最早在上里居住的土著为巴蜀民族——青衣羌人、古镇最早的名字叫“罗绳”的来历,为啥又叫“五家口”;再如:韩家的银子、杨家的顶子、陈家的谷子、张家的棍子、许家的女子等等;还有“二仙桥”、“白马泉”等略带神话色彩的故事都很耐人寻味。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河中溢彩

夜晚的古镇是迷人的,尤其是雨夜的上里,细雨凄迷下石板路上倒映着吊脚楼上的灯火,交相辉映,如梦似幻,好一个阑珊处!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古镇阑珊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雨夜上里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她的背影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古戏台前的夜市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雨夜烧烤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遇见洒巴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同心渡

《雨夜上里,灯火阑珊处》

一抹烟火

【扩展阅读】上里古镇,位于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北部,东接名山、邛崃,西接芦山、雅安,坐落于四县交接之处,是历史上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亦是近代红军长征过境之地。小镇依山傍水,田园小丘,木屋为舍,现仍保留着众多明清风貌的吊脚楼式建筑。在上千年的茶马古道历史中,古镇在多种文化交融、多个民族融合之下,遗留了许多极具价值的遗址、遗迹,具有较高的历史和文化观觉价值。

摄影&撰文: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101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