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担舟摄影文学《天葬》


如果,一个人的灵魂不能永居他的躯壳,该怎样让躯壳找到存在的意义,继续勇敢地活着,活在这个纷扰无常的世道?还是于其做具行尸走肉,倒不如选择一个死法痛快地死去?又或是远离人群隐匿山林从此不干世事做个柔弱之人?


《天葬》


自沉、割脉;悬梁、卧轨;煤气、绝食等,当然还更多走上死去的路途,而选择生不如死往往需要常人末能及的勇气和一个无所惧的灵魂,他(她)们的灵魂是强大的,然而孬弱的躯壳经不起风雨侵袭更承载不起他(她)的魂魄,选择痛快地死,让人叹息又油然敬畏却不可称之为榜样!躯壳虽可入土为安,死后的灵魂无处可葬,只落的个无法善终、不得好死。


《天葬》


身在一隅,每一次的呼与吸、每一缕阳光扫除阴暗、每一滴雨露润泽干涸、每一片云霞驱离昏暗、每一株草木消溶荒原、每一粒稻稷解救饥氓、每一个日与夜的交替、每一次的生死轮回......天地间的一切像是早已做好了安排!


《天葬》


不得好死——“强梁者不得其死”,世人皆知万物虽为天地所生,但万物并不能感触到自己是被造就,而是自然而然的“自生自长”,率直而为,我行我素,必定事与愿违,“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不能寿终正寝、不得好死于是也成了必然,“强悍的人难以终其天年”而非人们对最厌恶的人和事物最狠毒的诅咒!


《天葬》


“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失去即是得道,吃亏便是增福;往往一番好意结果反而成了坏事,拥有更多反受其累!“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道理不是不知,而是莫有能行者。世间多纷争,出自人的刚愎自用,自矜、自伐、自是、自见、自彰的“逞强”。若有“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辱”的自觉;“善利万物而不争”的自悟,顺应自然、顺势而为,也可更简单地生活,直至寿终正寝、死得其所,势为天葬!


《天葬》


【扩展阅读】关于天葬:在一定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中形成的葬俗。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其起源、形式、内容以及仪式的实施受自然地理环境、生活方式、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国家、地区、民族乃至不同的社会阶层都出现过天葬仪式。在远古的西藏社会,曾经出现过“原始天葬”或“自然天葬”,藏族天葬习俗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以前。另,藏域关于天葬的实行与藏传佛教的兴起及印度文化的输入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藏文史籍中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并明确地说天葬之俗是在11世纪末12世纪初,由在藏区创立希解和觉宇两教派的著名印度僧人唐巴桑杰带来。受佛教“舍身布施”思想影响,佛教徒们认为把遗体献给鹰,这是一种功德,能赎回生前罪孽,且利于灵魂转世,因而认同了这一葬法,逐渐在藏区流行成为一种风俗,实际上与土葬、水葬、火葬一样,只是一种信仰,一种生者表达对死者的哀悼的方式。

摄影|&撰文: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56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