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丁青,不一样的颜色


【摄者语】2021年2月9日,下午12点零5分,从孜珠寺下山顺G317向丁青县方向行驶33km到达县城,耗时1小时22分,平均时速24km/h。穿过县城在丁青寺稍作停留后继续前行31km,于下午18时37分到达给隆峰下习莫纳村前的坝子上宿营。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原计划行驶300Km当天赶到巴青县修整补给,路过沙合玛村庄G317转弯处无意间往左后方侧瞥了一眼,一座雪峰刚好透过路边的峡谷间隙映入眼帘,突感一丝的悸动,前行几秒钟后停车观察发现有一条土路直接通往峡谷内,于是折返沿小道穿过峡谷便发现这一处就隐藏在国道边上的冰雪世界。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穿过峡谷口出来的那一刻震惊于眼前所见,很惊喜!这也许就是旅行的妙不可言和它的永不确定性,即能使人愉悦充满快感也能让痛苦平添忧伤,却总让人趋之若鹜。前行的路上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也不知道又会失去什么,而往往在走过之后方知万水千山爱重、情浓,身后用双脚丈量的每一步旅途雕刻下地都是岁月荏苒、如烟往事,让人需要终其一生去遗忘!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下午6~7点,藏区还是比较早的,太阳一般得到晚8~9点才下山,和内地有2~3小时时差,借着这个时间段太阳光还比较足在坝子上选择稍平坦近溪流的地方安营扎寨,快速地搭建帐篷支起天幕,摆好桌椅、锅碗瓢盆、炊具,烹雪煮茶、围炉浅酌,旅行需要仪式感,也好慰藉一路的舟车劳顿。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晚上用餐期间,过来两个青年的小伙,村上的治安联防,简单地询问些行程和目的,又问及需不需帮助,而后告之两人晚上会驻守在附近不用担心宿营安全便离开,一种莫名的感动油然心生。人之所以恐惧、怀疑、不信任,权权仅是因为对未知世界的无知而发出的自我保护,加之没有亲身实践、以讹传讹,于是便有了些不实的语论,甚至成了谣言。通常在人们的潜意识中认为藏区地广人稀出行在外“不安全”,藏人不仅“穷”、“脏”且“凶悍”,而实际上正恰恰相反。这些年前前后后进入藏区很多次,凡有求必有应,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很纯,善行自被佑护!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清晨,看牛羊纷纷走出围栏,向着雪山下的草场前行,天空很静。昨天下午那只迟迟未敢亲近的村里的那只狗,一早在坝子上围着宿营转,经过九卿几次趋离之后,终于和九卿玩到了一起,下午离开时,看它们俩不舍的神情,不免有些黯然忧伤,家畜尚且如此相惜,到底是人心薄凉!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正沉心欣赏这如画的藏域雪色,突然被身后九卿的几声吠叫拉回心神,看远处走来一群人,闲谈间问来路,大概是临近除夕又有昨晚守夜的两个小伙子通告的消息,村上领着几个孩子早晨过来凑个热闹吧!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临走时给孩子们拍了一张照片作个留念......一、二月份的丁青县干燥、无云无雨、一片枯黄,雪域苍莽;不像七、八月份漫山碧绿、郁郁葱葱,云烟如画。不一样的季节不一样的颜色,也给人以不一样的心情,去怀念它,去记住它的样子!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一样的丁青,不一样的颜色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孜珠山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孜珠山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丁青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丁青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丁青寺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丁青寺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藏家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藏家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雪山下的牛羊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山下的修行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丁青色扎乡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丁青色扎乡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色扎乡扎西林寺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色扎乡扎西林寺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的村庄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的村庄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的山谷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的山谷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二月雪域高原牧场

一样的丁青,两种色彩

七月碧绿成荫


摄影|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115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