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年幼时,穷苦人家的孩子“玩具”那都是天外来物,好玩的“物件”也是自己动手做,粗铁丝㧜个“滚骷”田间的小道推着走,也称得上是一手好“把式”。一路地蹦跳,拽东扯西的惹得母亲不停地呵斥。随母亲去山里打柴,成了额外的添加的“郊游”,但大多数时却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进了山,忍不住地喊叫等着远处传来的回声,几嗓子还没喊透被母亲嘎然打断,“叫什么叫,没点规矩!”便碎碎叨叨地念了几句“莫怪”,又自顾砍柴去了。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细数母亲的规矩,也是有几样的:“不能用筷子敲碗,那是叫花子讨饭;吃饭手得端着碗,不能低头用嘴去凑着碗吃,那叫狗啃食;筷子不能插在饭碗里,叫祭祀给先人吃的......穿衣服内衣要憋裤子里,这样肚脐眼不会因为着风寒而受凉,后颈脖子、额头不能顶风吹容易感冒......夜晚少走犄角旮旯夜路容易丢魂,生水边不能下水耍容易招水鬼害......山中莫大呼小叫别惊扰了山神,这是大不敬!”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懂是不懂,照着做就是了,不做要挨打!从小到大先是规矩,后慢慢地成了烙在骨头上的铭记,成了精神的延续。踏过山河二三十万里,遇水矗立水畔呤听她的脉动,逢山轻座垭口远眺他的伟岸,然后静静地离去......至此,无恙!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山和水的崇拜是人类最重要的自然崇拜形态,古今雪域羌藏各族也不例外。这些神灵是山川、河流、湖泊、冰雪、风雨的统治者,是一干群山峰周围地界的主宰神,是守护与保卫本土的斗战神,世世代代受着人们的供奉崇拜。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去过青藏高原的人每逢路过一山、一湖时,或多或少都能听到有关于它们的故事,或战斗或爱情,究竟成了当地人们心头的神存在。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以冈仁波齐为中心的冈底斯山众神;以长寿五仙女为主的珠穆朗玛众山神;以西王母昆仑女王为代表的昆仑众山神;以苯日神山佐雀本尊为代表的南迦巴瓦众山神;以上康区主神为代表的尕朵觉沃众山神;以博卡瓦间贡为代表的阿尼玛卿众山神;以卡瓦格博为代表的太子雪山众山神等等。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渐而渐之,关于西藏的神山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体系。佛教尚未传入藏地之前,根据藏族民间的传统信仰,崇拜的四大神山:卫藏地区的雅拉香波;藏北羌塘的念青唐拉(即念青唐古拉);藏南的库拉冈日(山南);藏东地区的沃德贡杰(桑日县),这四座神山是藏区神山的代表。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在藏原始本教的神山体系中,又有四大神山和七大神山之说,诸如四大:冈仁波齐、苯日、卡瓦博格、阿尼玛卿;七大:冈仁波齐(阿里)、苯日神山(林芝)、梅里雪山(德钦县)、阿尼玛卿山(果洛州玛沁县)、布迦雪山(丁青县)、墨尔多(丹巴县)、雪宝顶(阿坝州松潘)。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再后来,在寂护大师的极力邀请下,莲花生来到了西藏,开启了收神之旅(实为佛本相互融合的过程),便形成了现在雪域藏地的八大神山、二十四座神山、二百二十五中神山以及各小神山体系,让藏域的一山一草一木都依附着神的灵性,他(她)们是雪域大地的守护神,青藏高原这片人间净土得以完美保存,正是得益于数千年来人们对神山、圣湖虔诚地信仰崇拜而换来的馈赠,让后人在前往西藏的路上,不仅可以将悉数美景尽情打包,还有更多动人回味的故事佐餐。


扁担舟摄影文学《山神》


所以,如恰好你正行走在雪域的路上,除了脚印和善意的馈赠请什么都别留下,除了带回美好的风景请不要折回一花一木!



作 者 简 介


扁担舟先生,出生于中国南方的一个小村庄,他的摄影艺术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当时摄影在中国还是并不普及的艺术状态。他从事摄影工作至今40多年,成为了现代中国摄影艺术上一位专注记录与写实的摄影文学艺术爱好者和旅行者。扁担舟先生的摄影作品,常常展现了中国极其深厚传统文化的底蕴,如中国传统建筑、山水、古老的城镇、各少数民族信仰、神话传说等等。他通过自己独特的摄影视角,发掘了这些文化遗产的深层次内涵。

扁担舟先生的艺术创作,从小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他的摄影作品充满了古典的意境,,用他独特的摄影视角,将现实与虚幻交织在一起,创造出一种独特的美学效果。他的作品具有浓烈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其画面深邃、韵味悠长,往往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扁担舟先生还将绘画、书法、篆刻等中国传统艺术形式带入了摄影创作中,他的个人艺术风格展示出一种独特的中国美学。在他的摄影作品中,同时也具有强烈的当代艺术性,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摄影艺术结合,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记录、收藏和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摄影&撰文: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121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