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情话,暗啼风雨》


时间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悄悄地带走了很多,热闹地又留下很多;即能抚平所有的忧伤,又平添着所有的新愁!昔时,元好问去并州赴试,途中遇到一个捕雁者。这个捕雁者告诉元好问今天遇到的一件奇事:“他今天设网捕雁,捕得其中一只,另只脱网而逃。岂料脱网之雁并不飞走,而是在他上空盘旋一阵,然后投地而死。”元好问看看捕雁者手中的两只雁,一时心绪难平。便花钱买下这两只雁,接着把它们葬在汾河岸边,垒上石头作为记号,立名“雁邱”,并写下千古传诵的《雁邱词》。即有“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对情黯然神伤,又有“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对美好事物繁华一去不返的感慨。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长情何必又问情归处,古今芳香绝妙有几家?强求还添愁满怀,倒不如断斩情丝再无犹!800年来,这丽水一带,当年本是纳西繁衍生息的地方,孕育着神奇古老的东巴文化,总是箫鼓喧天,篝火四起,茶马穿流,何等热闹,而今却是财神爷当道,花了金钱买憔悴,冷烟衰草,没了精神,一派萧条冷落。叹“武帝已死,招魂也无济于事;神山因之枉自悲啼,而死去的确实不会再归来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人世间,人活着一世够苦的!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执前生的情笔,说今世情话,前世今生谁说得清,道的明?若无因果,又怎积蓄深深的缱绻,经久不能释怀?今生所见,皆因前世未了缘。若无缘,何以相遇;若不欠,何必再见?缘深缘浅,缘聚缘散,皆因相知、相惜!那日,猫儿带着温柔;那月,夜色也如水。谁是谁命中的过客,谁是谁运里的轮回?倒也不甚重要!轮回尚若真的存在,不也有条归路嘛!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喧嚣的丽江并不适合一个喜欢静谧的人。“从前,当一个人心里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会跑到深山里,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个洞,将秘密告诉那个洞,再用泥土封起来,这秘密就没有人知道了。”在这几年的光景里,她已然成了主导我思绪的秘密,而照片则是成了我的“树洞”。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几年前和少爷的丽江是香艳的,穿梭在古道,人群中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但凡是转角、客栈门楣、公共歇息处都吊挂着走过丽江的人许下的愿,虽谈不上厌恶,也谈不上喜欢。现在的丽江依然在不断的改造当中,较之前几年倒像是褪去铅华后的女子,少了些烦躁,多了些沉淀,大概是城市也渐渐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吧!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丽江停留的日子里,追寻着,等待着。兜兜转转在错综的小巷,时常想着你会在哪个转角处留下身影,哪条石板路上留下脚印,在哪个河岸的酒吧驻足......一个个陌生的旅人与自己喜爱的人定格在彼此浪漫的年华里,而我这个过路人,一个静观者,在同一时间不同空间里遇见了你,望着你们浪漫的前程,独自伤神。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所有的最好,比不过刚刚好。时间不能细数,往事无需痴醉。一路走来,温软遇见的有许多,诸如:逸园雨夜蒋姐欢快的鼓舞,坐在束河畔静静听阿郞、东林动情的呤唱,去白沙看了一眼那年亲近少爷的狗......在四方街柔软的灯火里等你,好遗憾,不见你来!


扁担舟摄影文学《逸园,暗啼风雨》

摄影&撰文:扁担舟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编辑:Ta的故事
358

打赏作者扁担舟X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喜欢,就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