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文章 Posts

《桑枣镇,人间换岁》

2019年同期一次偶然的机会造访桑枣,时隔一年再次来到小镇,亲切感油然而生。时值岁末,小镇氤氲,街上慢慢地走一走,街角老人家的菜摊、肉铺,临街的酒铺、小食品铺较...

崔文斌旅行摄影《惠远神舞》

“跳神”,藏语称为“羌姆”,意为“神舞”,亦译“金刚舞”、“法舞”,藏传佛教寺院每年举办的“亚却法会”节事中最隆重的祭奠活动内容,是一场为藏民禳灾消孽的法会。到...

刘厚宇摄影《德格印经院》

德格印经院,位于德格县城,萨迦派寺庙更庆寺内,堪称西藏文化的宝库,更是传统印刷技术的活化石,至今已有260多年的历史。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

周建蓉摄影《多姿的大凉山》

【编者语】通过近两年的准备和计划,带着探寻走进大凉山深处,被大凉山半农半牧本真的生活状态和极美的原生态环境深深地吸引着,这是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里的新活世界。眼前...

蜀中,500年前遗落的古镇——福宝

福宝,又名佛宝,位于贵州遵义、重庆、四川泸州交汇处的川西坝子和长江两岸狭长地带。一条白溪绕镇而过,与蒲江河遥相呼应,古老场镇隐现于山水之间,它是中国山地建筑的精...

《马背上的民族——哈萨克人的游牧迁徙》

当雨水染绿了大地,广袤草原上勇敢、自由的人们,又开始了他们迁徙的旅程!伴着他们的牲畜,向着天际踏向远方。他们是太阳之子,从阿尔泰山到里海海岸、黑海沿线,和更远的...

崔维民摄影《童年的回忆》

“回忆往日的故事,是寻找幸福的一种方式!”纵然岁月匆匆,不觉间已经走过一个甲子的时光,尽管容颜布满沧桑,却敏健依旧,怀着一颗年轻的心,广交四海朋友,孱孱学习,这...

袁波旅行摄影《安多民居》

民居,分布在各地的各类居住的建筑。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和幅员广大的国家,泱泱上下几千年的历史文化进程中沉淀了丰富多彩的民居建筑,又因各地自然和人文环境...

杨福升摄影《东北人》

“豪爽、直率、爷们”是大多数人对东北男人的第一直观印象;“飒爽英姿、高挑、漂亮”的东北女孩子从来就没有觉得哪儿比她人差。无论是东北的爷们还是东北的女人,东北人豪...

周建蓉摄影《春天里的宽窄》

关于这个春天,所有想说的和不想说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炎热风浪不断爬升中,渐渐被席卷一空。人们所有承受过的痛苦将成为我们勇敢奋斗前行的动力,人们所有寄托的希冀将...

《春上颐和园》

当每年的春入园内,沿湖一片柳树吐绿,桃李盛放,春机盎然,纵然今春受疫情影响,颐和园也末能阻挡四方游人游园踏春的脚步。这是人们对春的希望,而生活的一切也终将会恢复...

靳韬摄影《荀派之魅》

荀派:荀慧生(1900~1968),男,伟大的京剧旦角表演艺术家,荀派艺术的创始人。祖籍河北东光,初名秉超,后改名秉彝,又改名“词”,字慧声,1925年与余叔岩...

姚伟民摄影《老茶馆里的那一缕乡愁》

俗话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在四川东南西北的每一个乡村,星罗棋布着千千万万的小茶馆。这些又小又土的茶馆,在千千万万父老乡亲的眼中,茶馆就是他们的“图腾...

刘太华摄影《万泉河上》

【摄者语】昨天,在河边拍鹭鸶时,一行赞美万泉河水之清,环境之美时,一个当地长大的老年人告诉我,现在这环境比过去他娃儿时代差几十倍了......据了解,万泉河据说...

曲峤摄影《春雨海棠》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是《红楼梦》里呤颂海棠的佳句。当海棠花开之季,必会想念天大校园里的那一树树的海棠花,住了不少年也是唯一能眷恋的。而今细数,已...

《发哨子的人》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

朱跃中摄影《雷火战疫》

庚子新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紧...

老匠黄中摄影《如花》

生命,正因其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而显示得更有意义!也许并不出类拨萃,也无光鲜照人,却拥着旁人而没有的自然,又淡然如花,就是幸福。她们静静地生长,静静地开放着,这...

李郁峰摄影《黄河湾》

“坚持到普通百姓的生活中去,用镜头去感悟他们的平凡生活!”摄影师李郁峰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在忙忙碌碌中,镜头始终对准了生活在晋南河东大地的普通百姓,以一个普通人...

《武训先生纪念馆》

武训先生纪念馆,位于冠县柳林镇。主要建筑有武训祠和武训墓。始建于1903年,仅三间。1937年,由时任山东教育厅长何思源拨款重建。1997年5月重修。祠堂为歇山...

旅途的故事,流坑古村寻踪

千古第一村——流坑,自南唐升元年间(937年至943年)始建村至今已千年有余。古村一直是董氏单姓聚族而居血缘村落,宗谱可考其开基祖为南唐时的董合。宋时,流坑又以...

田瑷璞摄影《2019,松花江最后一场雪》

美丽富饶的松花江,我可爱的家乡。2019那最后一场雪,激动了心、涤荡了魂,人们神采飞扬。梨花漫天柳丝轻舞,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跳起来吧唱起来,让我们把幸福欢乐的...

《布达拉的影子》

《布达拉的影子》 (外带两首) 浪花上的游子 是靠近祖先翅膀的人 ...

老匠黄中摄影《彝家孩子的微笑》

彝族,对于很多久居在城市里的人来讲,犹如大海,仅知一粟。这是一个拥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的民族,因其久居大山以内,其真实的生活状态及快乐悲伤,不深处其间,也不为人知...

KEN 舞台摄影《铡美案》

【摄者语】很有幸参加本场的星海舞蹈汇演,舞台上的同学们很尽心地将《铡美案》这个传颂千古的奇案,通过舞蹈艺术表演形式,完美地呈现,非常了不起!陈世美,又做陈士美,...

姚伟民旅行摄影《蒲甘的孩子》

素有“万塔之城”的蒲甘,伫立在富饶的依洛瓦底江边,是蒲甘王朝古都城遗址。数百年来,这里的人们在佛教思想的长期影响下乐善好施,人们持继不断地在蒲甘方圆数十公里范围...

《最纯洁的信仰》

人,这一辈子,万象心生,不念于情,不困于心,很难!喜怒心定,心无挂碍,惬意悠然,更不易。明知镜花水月皆虚实难分,真假难辨,不计较得失随心而安,心简如素、如烟、如...

《醉美湖口,那一艘公渡,是遗逝的记忆》

公渡,作为早期往返,链接江湖南北两岸的主要水面交通运输工具,随着鄱阳湖跨湖大桥的贯通,已失去了其作用。而湖口渡口在2000年左右时可以说是非常繁忙的,也是鼎盛时...

周民摄影《印度街拍》

印度,别称婆罗多。印度者,唐云月,月有多名,斯其一称。历史上,中国对印度的称呼几经改变。西汉译为“羌独”,东汉称它为“天竺”。唐代玄奘仔细探讨了天竺的名称的由来...

扁担舟摄影《放学》

无论大中小城市还是乡镇农村,只要是遇到放学和放学时的情景大抵上都是一样的,路堵,比城市放学时还要堵。都是祖国的花朵,家里的心肝宝贝,要细心的呵护她们安全、茁壮的...

1 2 3 4 5 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