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的文章 Posts

《川藏之行,路过资阳,平凡着的生活》

暮暮朝朝暮暮,朝朝暮暮朝朝,一暮又一朝,一朝又一暮;年年岁岁年年,岁岁年年岁岁,一年又一岁,一岁又一年,莫辜负韶华!路过一程山水,路过人群,...

《忆窑里,峥嵘岁月》

从西汉建镇开始,一路走来,再一次踏上“古徽州大路”,烟雨迷蒙无灶火,疏影斑驳晓炊烟;镜里小楼又重楼,水落重楼碎重楼。一条清澈现底的瑶河贯穿而...

《川藏之行,龙泉驿,守碑人》

一人、一狗,一路行走,或将是余下时光的最好写照!兜兜转转,迷雾中的泉龙驿大佛村,真有些蜀中江南的味道。恰逢一水仙似的女子,淡雅绝尘,舞影横斜...

《川藏之行,巴朗雪山,遇见更好的你!》

带着遗憾还有些惋惜离开沃日土司官寨,沿G350继续向着成都方向前行,路有些间断的维修,慢速行驶中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欣赏这沿途的景色。小金县的美...

《川藏之行,丹巴,遇见猫》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

《川藏之行,塔公路上》

塔公,藏语意为“菩萨最喜欢的地方”。相传文成公主进藏时,途经此地,随身携带的释迦牟尼佛像忽然开口,示意愿留在此地。众人立即就地按照佛像原貌复...

《川藏之行,新都桥,并没有那么美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胡的地方从来不少恩怨,恩怨若断,江湖则亡!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浪费在一个毫无关系的人身上,大家都很忙也很辛苦,如果...

《川藏之行,折多山上,何必问东闻西》

地球气候已脱离正常轨道、北极正在迅速消失的冻土和燃烧着的大火、融化了的格陵兰冰原、极速消融的青藏高原冰川露出的“死亡湖泊”、“中国淡水鱼之王...

《川藏之行,康定,不夜城》

沿318国道进藏区,康定是必经过之城。去一个新地惯例将市政府预设为目的地终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总结为多年出行培养的一个习惯吧!24日...

《川藏之行,上里,采撷相思》

最早一次亲近上里是两年前12月中旬,两年时间过去,小镇除了内街部分木吊角楼有些拆改翻新外,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群山环抱之间,两条溪流绕古镇而下...

《川藏之行,一个真实的大凉山,风景入画》

大凉山之行一路所有的车马劳顿,敌不过四个字“不负遇见”。“青山绿水,才是金山银山。”人世间什么最贵?道不破不一个“情”字!什么是幸福?无论贫...

《川藏之行,一个真实的大凉山,美姑埂则村》

埂则村,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巴普镇的一个山村,村子不大,井然有序,一条盘山公路贯穿村中,村民新居靠公路两旁倚山势阶梯而建,彼有些现代新农村的...

朱跃中旅行摄影《礁与浪的情话》

如果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牵绊,那么,礁便成了浪的依靠。藤盘着树,浪拍着礁,反反复复亿万年的缠绵缱绻,一袭红妆铺陈了浪子的归途。凄楚无语疾首...

史志辉旅行摄影《行摄孟加拉》

孟加拉国,离我们并不遥远,但对我来说却充满了神秘。那是全世界最大的三角洲,全世界雨量最大的地区,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国家,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

老匠黄中旅行摄影《固东银杏村》

说到云南腾冲旅行固东银杏村是众多摄友必去的一个地方。村子是一个较传统的村落,村里的建筑和生活基本维持着山里乡村的原生状态。据说,历史上村了就...

袁波旅行摄影《黑熊沟之秋》

从牟阳古城遗址的巴峪关客栈出发,约行一千余米便到了黑熊沟口。早年因此处常有黑熊出没,或啮啃树皮于林间,或嘻玩于清溪,或调情于草坪,所以便被叫...

刘厚宇旅行摄影《荒凉与沧桑》

【摄者语】每年金秋时节,生长胡杨的地界都会吸引来成千上万的倾慕者,众人皆爱荒漠里胡杨那片金黄盛装耀眼艳丽,而我更喜欢寻觅枯萎即死的沧桑或悲壮...

扁担舟摄影《凤凰岭》

素有“京西小黄山”之美誉的凤凰岭,“奇峰”、“怪石”、“林海”、“神泉”四季都吸引着北京及周边城市的旅游爱好者前往览胜。春天里“桃源杏海、怡...